風中的琴 / A Flying Kite


爸媽的頭生子是個女孩, 名叫躍明, 她很小就離世了, 遠在我出生之前。有時我暗想, 要是她活著的話, 也許就沒我吧? 畢竟我前面還有哥姐, 如果我們的大姐姐仍在, 爸媽也許在有了仨小孩後會停了生產 ── 到底”三”這個數目比較合乎常情。

人隨著年歲增長, 看事物縮短了焦距, 連背景空間一併入了視野。依我看, 每個人的生命, 或多或少都像風箏, 繫著無形的線, 由看不見的手牽扯著。 無數因果, 就是空中那些無影無蹤, 卻又息息相關的線。

我試圖把心目中大姐姐這個風箏畫出來, 讓一份思緒有所寄託。潮州人叫”風箏”為”風琴”, 如果讓我給她起個別名的話, “維琴”似乎很合適 …


小時候的”維琴”

長大後的”維琴”


只要尚有一念維繫, 風中的琴就會永遠飄揚 … …